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登录 | 立即注册 切换到窄版
查看: 254|回复: 0

角落里的布鞋

[复制链接]

2523

主题

2523

帖子

7732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7732
发表于 2019-2-12 00:59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
角落里的布鞋
  

  角落里的布鞋

  ——友朋

  

  

  寝室已经乱的不行了,小强横行,蚂蚁也忙的很,不间断的搬运着小强的尸体。我曾发过狠话“不让寝室出现第二种动物,见一个杀一个,见一群屠一群” 。见到飞的就拍,见到爬的就踩。不到几天的时间,寝室横七竖八的到处可见小强的尸体,墙上也如星点般的贴满了蚊子的尸体。倒是寝室的蚂蚁我从来没刻意的去伤害过它们。这可能是因为我小时候没少虐待它们,现在有点愧疚吧。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抱着琴一边弹着一边看着蚂蚁搬小强,像发了情似的,顿时有了一种怜悯之心,“算了,它们也不容易,就让它们活着吧”,计划宣告失败。

    

  直到一天有个来拜访我的同学对我说:

    

  “你寝室有种味道”我没理他。“有股人渣的味道”。

    

  “你TMD才是人渣,你是垃渣”

    

  他嘿嘿的笑了笑。如同,一个女人很胖很能吃你骂她是肥猪,一个男人很小很瘦你骂他是猴子一样。我的自尊被这位同学深深的给伤害了。于是我决定明天举行寝室一年一度的大扫除。

    

  四人间的寝室,就住俩人,问我为什么还这么乱,我只能沉默。住的人少了干活的人也就少了,另外一个被抽到去擦厕所,这任务很艰巨,我宁愿不拉屎也不愿去擦它。相对来说我算幸运了,哈,打扫寝室和拖地。“蚂蚁呀蚂蚁我儿时的玩伴对不住了,小强呀小强今天我给你们收尸了”。

    

  将寝室过道上的杂物统统扔上另外两个空床铺后,我把寝室打扫的干干净净,正打算泼水拖地的时候发现我的床头靠门的角落里摞着几个纸盒子。都是空的,于是我一个个将它们飞向另外两个空床铺,以免泼水的时候打湿了。飞到倒数第二个盒子的时候发现了双布鞋,夹在最后两个盒子之间,崭新的,一只正面一只反面的躺在那,正面的那只中科荣膺公益中国歪歪的咧着张大嘴,像一张扭曲了的笑脸。压了很长时间,已经扁了。扁的,在两个空纸盒子之间都没了让人能察觉到的厚度。当时,我的心咯噔一下,想到了我老娘。

    

  “妈,姐姐都出嫁了你还纳这千层底做什么,老眼昏花的,别刺到北京一般好点的治疗白癜风多少钱手了”

    

  老妈咧着嘴着笑了笑

    

  “不是有你老爸的老花镜吗,我都纳好一双了”

    

  “帮谁纳的呀,不会又帮哪家结婚的姑娘纳的吧”

    

  “你老爸要穿这千层底的布鞋,买的鞋底穿着不舒白癜风专家服”

    

  “哦”

    

  我心想这老头子真能折腾人,一句话就要把我老妈累的够呛。

    

  千层底布鞋做工非常复杂,先要自己做素材,再纳底,做鞋面,最后把底和鞋面一针针的穿在一起。用的材料全是家里的废布料,没用到任何的工业产品和半成品,线也是自己纺的麻线。小时候我对做这鞋子的记忆还算是清晰,初夏农忙之前老妈翻箱倒柜的找一些可以用来做鞋的废布料,分成两类一类是做鞋面的一类是纳鞋底的。再将它们放在很浓的米浆里泡着,泡完后贴在一块门一般大的木板上暴晒,天气好就搬出去晒。农忙结束后这些材料就可以用了。纳底最为困难,都说是千层底,想想也就能体会一二了,鞋底很厚实,纳的时候用针是没办法直接穿过去的,穿每一针之前用钻头先钻个洞,再连针带线一起穿过去,说是千层底可能没有数字上的一千层,但我敢肯定鞋底上不只一千针。麻线很结实表面很粗糙,穿线的时候阻力很大,而且很容易打结。没经验的话一个月也纳不了一只。

    

  我老妈干活一向很麻利,做田里的农活达到了村里男性的平均水平,这个概念我五岁的时候就有了。为此很多同村的妇女都喜欢来俺家帮忙干农活,礼尚往来,帮的越多她们赚的越多,TNND她们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剥削了我老娘。当然老妈做这针线活也是一样的利索。记得小时候老妈一次做的鞋子可以铺满一床。我姐结婚的时候老妈一做就是两箩筐。后来,改革开放了,市场经济把镇上的经济搞活了,顺水下舟,我家也开了个不大不小的店面。自从家里开了店面以后老妈就没空做田里活了,这种针线活也被席卷而来的商品给取代了。

    

  繁重的农活停下来,每天悠闲的看着店面。老妈的身体像放开手后的海绵一下子就发了福。血压也跟着上来了,眼睛也花了。看着老妈戴着老爸花五块钱从城里买来的老花眼镜,用力的一针一针钻着鞋底……心里真有点不是滋味。

    

  “妈,打算做几双呀”

    

  “做两双给你爸穿,你和你姐又看不上这鞋子,上次你姐结婚时做的那些鞋子他们都没怎么穿”

    

  小时候这鞋子穿的太多了,都是一种款式,一个色系。商品经济波及到镇上以后。各式各样的,五颜六色的鞋子冲走了我们代代相穿的千层底布鞋。当它们来的时候我和我姐都欣喜若狂。那破布鞋早就不知道丢到哪个角落去了。我姐结婚的时候叫老妈别那么封建不要做什么千层底布鞋,但老妈图个吉利还是做了两箩筐,出嫁那天还在每双鞋子里放了把米。其实她从我和我姐小时候的表现也看的出来,知道我们穿的可能性不大。

    

  “那老妈帮我也做两双吧,我带到学校去穿,来得及不?”

    

  老妈咧嘴一笑,翻着两个眼珠从眼镜上面看着我“哪能做那么快呀,你在家也呆不到几天了,我先停了这个底,把纳好底的那双做全了,你拿那双去吧”。

    

  我忘了老妈干这活已经不像从前那样麻利了,每一针都穿的那么困难,有时候还要用到牙齿。

    

  老妈换了大头针上的麻线,我帮着胶合了沉甸甸的鞋底和鞋面,胶合好后,看着老妈咬着线穿好第一针。说我穿鞋狠,特意把针脚打的很密。从我当时半开玩笑的说要带布鞋去学校穿以后,老妈一有空就坐下来穿着线缝着鞋,就连每天晚上把她搞的神魂颠倒,一会哈哈大笑,一会偷偷摸眼泪的电视剧都不看了,晚上一个人早早的猫在床上,戴着眼镜,缝着我的鞋子。

    

  鞋子如期的完成了,我一穿还真是舒服,大小合适,非常的合脚,鞋底也很软,每走一步一针针顿挫的麻线像是在给脚底按摩一样。我一边走着一边咧着嘴笑着,老妈也露出慧心的笑容。

    

  “妈,我结婚的时候也要两箩筐”

    

  老妈哈哈的笑了起来……

    

  很快寒假完了,返校前打点行李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那双鞋子。回到学校后穿了一次,天就下雨了,这鞋子下雨天不能穿,鞋底是布做的,很容易烂掉。这雨一下就一个多星期,其实这些都是借口,自慰的借口。下雨那期间我换了一双花XXX RMB买的NIKE SB系列板鞋。翻出布鞋的那一刻我脚上穿着的正是这双SB系列板治疗白癜风去哪里鞋。看看脚上的这双,再看看手上的这双。我一屁股就坐在了椅子上,想了好一会儿。突然室友伸出他臭熏熏的脑袋对我说“怎么还不泼水拖地呀”。

    

  有时候想想真的很自责,父母有多少的关爱和守护都被我像这布鞋一样丢弃在一个角落。今天是中秋,我特别的想家,就像我第一次出远门时那样的想。答应了这个中秋陪他们两老一起过的,国庆和中秋在一起不容易。我还是又一次的放了他们的鸽子。大扫除的事情发生在几个星期前。今天特别特别的想家,想我的老爸老妈,也就想到了布鞋这出,所以写了这段文字。哎,不说了眼泪都快出来了,看月亮去了。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  

  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隱私權條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柔佛.com  

GMT+8, 2019-4-22 08:21 , Processed in 0.067080 second(s), 2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
Open Chat.
1
Close chat
Hello! Thanks for visiting us. Please press Start button to chat with our support :)

Start